後來,我決定轉學。

 

我說了一堆理由來說服我爸媽,儘管那些都是事實,卻一點也不會對我造成太大的困擾。我不敢說出真

正的原因:我只不過是因為一個男生才想轉學───我不過是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罷了。既幼稚,且心

機,但正確來說,是蠢。

 

我以為他會難過,或許還會跑來要我打消念頭。喔~我還以為會有偶像劇的劇情呢!當時的我,以為賭

了一場穩贏的賭注。我甚至試想了好多台詞,我深怕他挽留我且拉住我的手時,我會接不出一句話來;

我後來還決定,乾脆都不要回話,讓時間彷彿停止般,那樣最浪漫了!

 

愚蠢至極。

 

我在轉學前,留了即時通的離線訊息給他,向他告白;結果從此以後,我就沒看他上過線了,彷彿這就

是他給的答案似的。有點傷心,也有點鬆了一口氣,至少我不用面對他直接的拒絕,以及一連串的髒話

狂飆。或許我該慶幸,這之中,似乎還有值得寄予希望的餘地。

 

一直到現在,我依然不懂當天他小聲地想告訴我的是什麼。到底那句話接下來,他會告訴我什麼?我真

不該打斷他的,我應該靜靜聆聽就好,這樣至少不會使我胡思亂想,說不定「玻璃」真有其他不同,而

我也不知道的含意。我真的不該發問的,說實在我也沒有資格去多說什麼,一直以來都是。我只管我喜

歡他就好,哪怕他是人是鬼,我都該靜靜地喜歡著他;不准發言,不准抱怨,我理所當然就該扮演著跟

隨在他背後的一抹陰影。

 

在我還沒向他告白前,我喜歡他的這件事,早已經傳開了,也間接傳到他耳裡。我印象很深,他說了一

句話,我是從朋友口中得知的。當時他身邊的朋友知道這件事後,曾調侃著他,他則笑著說:「怎樣,

羨慕喔?我有你們沒有啦!」那時朋友告訴我時,儘管知道那是玩笑話,但心裡卻是滿滿的暖意。那

句話給了我不少的激勵,使得我之後不管與他的結果如何,心裡總是還存有一絲希望。

 

我好想再見到他。不是那種只能在遠處偷瞄著他,而是在第一時間,我們都看見了對方,最好與他的距

離不要太遠,這樣才可以使得我跟他無法有假裝沒看到的念頭。雖然我知道,見了面以後,說不定他會

冷言以對,甚至口出惡言,但我還是一直期待著,與他重逢的那一刻‧‧‧儘管是好是壞,我都會抱著

一絲希望期待著,等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轉學之後,我在新的學校認識了A女以及B男。

 

我和A女同班,她是個非常開朗、大方,很豪爽的一個女生。她那直爽的個性,使得她在班上以及別班都

很受歡迎,人緣非常好。她也是我第一個在那個學校出櫃的人,一部分是因為她能接受,一部分則因為她

認識「那個人」───使我有轉學念頭的人。很巧,她和「那個人」同國小,雖然不同班,但是偶然間聊過

幾次,總之她有印象。這讓我感到開心且倍感欣慰,於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向她說了,在當時我還人生地不

熟的時候,她可以說是我心靈上的依靠。她在我心裡,有著特別的份量。

 

B男則是隔壁班的班長,是個非常適合平頭的男生;儘管在那個學校裡,每個男生都是平頭,他卻顯得特

別顯眼、好看且自然,有種說不出的帥氣,彷彿那是他的專利一樣,其他的男生都只是模仿著他。或許因

為他是班長,我常常會在上課的時候,看到他因為替老師辦事而經過我們班級旁的走廊;我總是不經意地

在上課時望向窗外,深怕一個不注意,他就呼嘯而過,只能看著他離去的背影。

 

很快地,我把心思轉到B男身上去。一部分是想放掉對「那個人」的感情,一部分,可能是因為B男那憨

厚老實的個性,以及打籃球時那帥氣的身影。簡單來說,我漸漸地把對「那個人」的心思,投射到B男身

上‧‧‧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yo14918 的頭像
kyo14918

神湯濃

kyo149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