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記得國中的時候,最喜歡傳紙條,常常會在一節課裡,看到一些人手與手間傳著什麼東西。通常在老

師轉過身寫黑板時,可以看得更加清楚,原本只是在桌子底下傳遞,此時便會看到一個又一個的紙團在

教室裡劃出弧線。那時的我最喜歡和A女傳,因為和她最有話聊,而她也是我在班上唯一出櫃的人。有

時是閒聊一些有的沒的,有時則會互說著彼此的秘密。用紙條傳著私密的事,更增添了一些刺激感,彷

彿教室裡就只剩下我們兩個,是只有我們兩個人的世界,我們正囂張地吐露著心事,旁人都不懂,幫我

們傳遞著紙條。

 

某一天下課,我正和A女在教室聊著天,突然有人在窗外叫著A女,是B男。原來A女和B男認識啊!

我在心裡暗自高興著。我毫不避諱地直盯盯看著B男,我希望他能注意到我,我希望能和他對上眼;如

果我的目光可以像陽光那樣,我想A女應該可以嗅到B男臉上發出的焦味,我的視線就這麼定在B男臉

上,移不開。

 

後來A女手上拿著折成特殊形狀的信紙回來,我看著A女,但我還是用餘光目送著B男離開。

 

「你認識他啊?」我問

「認識啊!他之前喜歡的一個女生是我的好朋友。」她隨意說著,並拆起手上的信紙。

「是喔。」我假裝不在意地應了一聲,我想她應該沒注意到我的不自然。「裡面寫些什麼?」

「沒什麼啦,只是答謝我之前幫他的忙。」她回答。

「喔......那你跟他熟嗎?」我問

「還可以啦,就見面會打招呼、偶而會聊天的朋友。」她說。「怎了嗎?」

「嗯......那個......可以介紹我跟他認識嗎?」

「啊?為什麼?」她感到訝異,隨即又似乎明白我話中的意思。「你喜歡他?」

「嗯......」此時的我有如小女生般,嬌羞地不知所措。

 

我向A女詢問能否看B男寫給她的信紙,而她也很大方的遞給我看。裡面的內容,的確只是一些答謝的

字句,我無法從中去了解B男;但也不至於一無所獲,我發覺他的字寫得非常好看,不像同年紀的男生

會寫出來的字,字體有點隨性像似飄揚著,卻又不至於到潦草,像是大人才寫得出來的字;字與字間都

有著恰好的間隔,整張信紙文字排列得很整齊,給人一種穩重、細心的感覺。

 

我很不要臉地要求A女回信給B男,我想這樣或許B男會再回傳,這樣我就又可以看到B男寫的信了。

果然沒錯,隔天B男果真又拿著信紙來到我們班找A女,我注意到信紙折的形狀又跟上次不同。之後似

乎成了習慣,幾乎每天都會一封,當然我也樂得開心,至少每天都能以A女的好友身分跟B男接觸,偶

而A女不在的時候,我甚至還可以代替A女接收;而A女也總會在看完後拿給我看,然後我們再一起想

想該回些什麼。

 

漸漸地,我也和B男成了朋友,雖然不熟,但每次在學校裡遇到,他都會笑著跟我打招呼,而我總是假

裝沒看到等他發現我。

 

他是個「對朋友很好的人」,不管熟不熟,他都非常熱心,而這樣的好,卻使我對他更加抱持著希望;

但我卻不知道,之所以會對我好,只不過是因為我是A女的好友───我只不過是他朋友的朋友罷了。

 

我對之後A女和B男越傳越起勁感到不安,A女把信紙拿給我看的次數開始減少,她只說是因為比較私

密的事,所以不能給我看。於是我跟A女說:「如果他喜歡妳,妳一定要跟我說,我不會怎樣的,我說

真的。」我甚至強調了兩次「我說真的」;而A女也答應了我,她很堅決地說她和B男真的只是朋友,

所以我也相信了她,沒過多久我又花痴了起來,天天想著和B男的種種可能,也不時向A女訴說我幻想

的情景。

 

但一切果然如我預想的一樣,女人......不是,GAY的直覺是很準的。某一天,A女向我坦白了,她說

她和B男已交往好一陣子,就在我還陷在白日夢裡的時候,一切早已經不一樣了。早該醒的夢,我卻還

自以為甜蜜而睡得香甜‧‧‧原本以為只會在電視上或書本裡看到的戲碼,頓時就發生在我身上,我像

是個還沒進入狀況的臨演,就這麼被拖了進去。我第一次了解到───「最要好的朋友跟自己喜歡的人在

一起」,這極度狗血且充滿張力的劇情,原來也是有可能充斥在現實裡的。

 

「我不是說......我不是說如果他喜歡妳,妳要跟我說的嗎!?」我咆嘯著,忍住幾乎就快要溢出來的淚

水。我不能哭,我不能哭,一想到之前自己還天真的跟A女訴說心裡的幻想、開心地問著A女覺得我跟

B男有可能嗎的時候,我就感到羞憤,我就好想死。所以我不能哭,要假裝自己早已料想到。要是我現

在哭了,那有多麼狼狽。

「幹......那我之前還跟妳說了那些......妳幹嘛不跟我說?」眼淚還是忍不住流了出來,「妳可以跟我說

你們已經在一起,我不可能了別再妄想!幹麻......幹麻讓我像個白痴一樣......我還那麼相信妳......我還

以為.....」

 

我哭了。

 

我激動地說不下去,看著A女無助的樣子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我知道她是為我好,她不跟我說是

因為怕我傷心,這些不用她講我都知道,但我就是沒辦法停住眼淚,我的心好痛。那是我第一次那麼想

死。我真的好想原諒她,我真的好想假裝不知道這件事,但身心卻不受我控制似的。我開始疏離她,儘

管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,我還是不願跟她說話,連看到她都讓我心煩。

 

某些事情頭腦可以理解,但......心卻似乎沒有辦法。

 

有時候,真的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‧‧‧

 

那種感覺好難受,被最要好、最信任的人欺騙。原諒也不是,不原諒也不是;憤怒、悲傷、羞愧,想生

氣又不行,一個人被各種情緒壓得喘不過氣來,極度複雜、極度矛盾。沒遇到過的人,我想是沒辦法深

刻理解那種感受的‧‧‧

 

之後的日子,我完全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。在那個人生地不熟的學校裡,我頓時失去了最要好的朋友,

以及喜歡的人(其實根本就不曾屬於過我......)。

 

每個人一生中難免都會有輕生的念頭,那是我到目前為止,最強烈的一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yo14918 的頭像
kyo14918

神湯濃

kyo149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咪哥
  • 哀~感情這種事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就能勉強的來
    A跟B或許也只是你當時私心下的必然吧(偶像劇真的都這樣演的= =)
    幸好你那時候有乖乖活下來><
    要不然我就少一個好麻吉了(剛看完LAST FRIENDS..好看!)
    (突然覺得你文筆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了XD)
  • 那是什麼~改天給我看XD

    哎呀~~是你不棄嫌啦=///=

    kyo14918 於 2009/12/25 14:48 回覆